【新春走基层】为了光荣的“退役”

发布时间:2020-01-22 08:25:08

✅雪花音译歌词,【新春走基层】为了光荣的“退役”-笑白速讯 _【新春走基层】为了光荣的“退役”

每年春运,都清梦无痕全文阅读是对收费站运营保障能力的一次考验。今年春运期间,“保畅”工作任务更加艰巨。

  2020年1月1日凌晨,王华在清河主线收费站参与保障工作。

在首发集团八达岭高速公路管理分公司清河监控中心,近60名员工组成了后方保障队伍。

2020年元旦凌晨,大概是北京入冬以来的最冷时候。地处北京延庆县和河北怀来县交界处的康庄(市界)收费站,平均气温比市区还要再低5℃左右。

作为北京去往内蒙古、张家口方向的交通要道,康庄(市界)收费站以车流量大、大货车多而闻名。14条车道记录着京藏高速公路进出北京车辆的来来往往,也见证着交通行业的点滴变迁。

2019年12月31日下午5点半,结束白班工作的张丙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休息。他拿出一份“撤站保障方案”重新温习,确认各个环节准备就绪,迎接那场属于交通人的特殊战役。

再过6个半小时,“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并网切换工作”将如期进行。全国487个高速省界收费站将于2020年1月1日0点全部撤销并完成并网切换。

在涉及北京的8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中,康庄(市界)收费站是其中之一。这座收费站将结束它17年的服役生涯,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为了这次“退役”,首发集团八达岭分公司的张丙泉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准备了半年多的时间。

精确到每一秒的撤站“攻坚战”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

对跨省长途出行的人们来说,撤站意味着出行更加便捷。行驶在没有省界收费站的高速公路上,收费快捷、拥堵减少。

“撤站后在正常通行情况下,客车平均通过省界的时间由原来的15秒减少为两秒,时间缩短了近90%。货车通过省界的时间由原来的29秒减少为3秒,下降了89.7%。”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孙文剑说,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以后,或将真正实现老百姓“一脚油门踩到底”的梦想。

在业内人士看来,撤站是收费公路领域的一次重大变革,时间紧,任务重。它不仅涉及收费模式的改革创新,包含大量的硬件工程建设和软件升级改造,也涉及相关人员的安置等工作。作为“攻坚战”,撤站工作绝非只是一拆一建这么简单。

2019年7月,张丙泉调任康庄(市界)收费所任副所长,参与筹备撤站工作。已从业多年,“撤站”任务还是给87873单机游戏下载张丙泉带来不小的压力。

“取消省界收费站,意味着全网一体化运行,是对全国高速公路运营模式和收费技术路线的一次变革。”张丙泉介绍说,仅在硬件工程建设上,取消省界收费站就包括了入口称重检测系统建设改造、正线改造、ETC车道建设改造等多项工作。

为了准时完成撤站任务,从2019年10月开始,张丙泉把每一个工作任务细化到天。以拆车道为例,按照计划,康庄(市界)收费站14条车道在2019年年底前要拆掉7条。其中有4条要在5天内拆完。“工作任务一确定,即使降雪降雨,我们也要克服。”张丙泉说。

由于收费站部分车道拆除导致可运营的车道减少,车辆通行的压力增大。为了避免造成拥堵,康庄(市界)收费站采取了“复式收费”的方式,在一条车道的前方或后方安排数名收费人员进行手工收费,把一条车道当成多条车道用。

“从原来的1组复式,到后来最多的4组复式,这意味着不少同事要放弃调休,冒着严寒到室外工作。终于成功减少了来往车辆的排队时间。”张丙泉直言,“为了这次光荣的‘退役’,大家拼了。”

2019年12月31日22点,康庄(市界)收费站共49名保障人员到位。23点,张丙泉再次前往现场踩点,确认保障工作落实妥当。

接下来是一段精确到秒的“退役”之旅。

23点58分0秒,保障人员配合交警对路面车辆进行截流,保证收费站区的车辆通过;23点59分48秒,收费站区内所有车辆通过;23点59分50秒,收费站断网,并于10秒后切入新系统,成功实现并网。

2020年1月1日0点,主路打开,被截流的车队转道主路,通行无阻。与全国其他486个高速省界收费站一起,康庄(市界)收费站正式“退役”。

“12月31日早上起来开始工作,1月1日凌晨4点才回到办公室,但我一点困意也没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见证一段历史吧。”目送一辆辆车从收费站旁快速通过,张丙泉心里五味杂陈,“对于很多老员工来说,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康庄(市界)收费站区跨年。省界收费退役了,但是属于他们的故事还远未结束。”

两公里之外的联手

2020年1月1日0点,对于首发集团八达岭分公司清河收费所收费班长王华来说,战斗才刚刚开始。

这天,王华被安排在清河主线收费站参与保障。虽然清河主线收费站不是省界收费站,不涉及拆除工作,但为了配合省界收费站拆除,清河主线收费站同样要完成并网切换工作。

1月1日凌晨,随着新政策的实施,通行高速公路的ETC车辆比例和收费站口的ETC车道数都明显增加,但诸如ETC卡特殊情况、无ETC卡车辆误入ETC通道、驾乘者对收费标准不清楚的情况时有发生。

“切换系统后,基本上每辆车在通过收费站时都会‘踩一脚刹车’,询问相关情况。因为第二天是假期,夜里车流量大,每辆车耽误一分钟,车道就有拥堵的风险。”王华说。

为此,王华和同事们穿梭在各个车道之间,为司机指引路线、答疑解惑。奋战几乎一个通宵后,每位组员人工干预的车辆都超过了百辆。尽管秋裤、棉裤齐上阵,穿着两双袜子,但强劲的西北风还是呼呼往她衣服里钻。“一晚上下来,感觉整个人都被风打透了。”

由于切换系统,部分路段车辆通行放缓。有的车主因此感到不快,对工作人员的态度有些急躁。对此,王华笑着挥挥手说:“春节就快到了,大家急于回家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今年春运正好赶上系统切换,新的计费标准和通行模式都有变化。只要通过我们的服务工作让车流通畅,心情自然也就通畅了。”

不过,她的这份解释其实并不完整。除了对工作的责任感和热爱,王华心里还有另一份寄托。

王华和丈夫程敏是收费站的“双职工”。撤站当天,程敏同样忙了一整夜。

尽管与丈夫的工作地仅有两公里之遥,但在工作期间,两人从未离开自己的岗位见上一面。在王华眼中,这个特殊的跨年夜里,尽管俩人没见着,但都知道对方和自己“战斗在一起”。

“从1月1日到3日,我和他基本都在加班,难得见上一面。”从事这份工作已有13年,王华很少在家里过元旦,“高速公路行业的节假日保障是行业特点,这样的跨年也很有意义。”

随着并网工作的完成,随之而来的2020年“春运”将成为他们的另一场大考。

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春运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约30亿人次。其中,道路客运预计将达到24.3亿人次。

根据交通大数据监测研判,1月18日(腊月二十四)将为高速驾车返乡出行高峰,一线城市人口迁出流动明显。同时,部分人群流向大城市,反向春运客流增加。北京正是“反向春运”十大热门目的地之一。

距离春运高峰越来越近,清河主线收费站所在的京藏高速依旧车水马龙。王华说,以往春运“节假日小客车免费通行”期间,可以分批调休。但今年为了确保取消省界收费站相关政策顺利实施,她和同事都做好了全时待命的准备。

“每年春运,我们都会开动员会,制订工作方案。”王华表示,“今年,除了在收费站站口设置志愿服务台,为过往司乘免费提供修车工具、热茶与食品外,宣讲取消省界收费站相关政策,也是我们的重点工作之一。”

在王华眼中,除了一盘盘热腾腾的饺子,春运的暖意就藏在收费员的一声声“您好,再见”之中。“希望今年过往收费站的司乘者春节平安回家,还能够开心地聊起高速公路上的这些变化。”

上一个:

下一个:

相关新闻